任泽平:如果政策立马见效了 那一定是力度过强

100000+ 2018-11-15 09:39 凤凰财知道

11选五开奖结果 www.fqzh.net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财经》年会上的演讲:


任泽平:女士们、先生们,由于时间关系,我直奔主题。


今天我给大家报告两个观点:


第一,对当前形势的看法。第二,提个建议。我们这个环节非常好,也非常切中当前的主题。今天我们的嘉宾也有分歧,比如高院长不建议上调赤字,姚首席经济学家建议打破3%的教条。现在对于未来的形势和政策究竟应该怎么看?2015年我们提出一个很重要的判断,就是中国经济可能已经相当接近底部,我们提出经济L型的判断。2017年我们提出新周期,今年提出金融周期退潮。


这次经济L型的触底会经过两个底部,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下半年会第二次触底,第二次触底可能会在2019年年中。现在的经济形势究竟怎么样?我给大家说几个数据,大家感受一下当前形势的冷暖。


第一,GDP增速,我们三季度的GDP增速是6.5%,这是2009年一季度以来的新低。我们在过去的十多年,只有两个季度的GDP低于6.5%,分别是2008年的四季度和2009年的一季度,原因并不复杂,就是因为国际金融?;某寤?。从此,我们没有低于过6.5%,这次是第一次。


第二,外部环境。10月份我们的制造业新出口订单46.8%,这是33个月以来的新低。更重要的是前段时间抢出口,进行了需求的透支。所谓的三架马车,中国经济讲宏观形势,一点都不复杂,所以我们要对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的严峻要有充分的估计,因为从方法论的角度,只有我们对问题的严峻程度有了充分的估计,才可以有充足的准备。怕的就是你在那儿自得意满,事情来了不知道如何应对。


我们的M2增速,9月份降到了8.3%,8.3%是过去20年以来的新低。我们的社会融资规模,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提供的融资总量,今年1到9月份是15.4万亿,比去年净减少了2.3万亿,为什么刚才白老师讲投资降到了5.4%,做历史比较发现,我们1到9月份降到6.4%,这是亚洲金融风暴以来的新低。


这是当前的形势,为什么造成了当前的形势呢?有几个原因:


第一,有些政策,包括有些形势,出现了叠加。搞宏观形势的人都知道,我们什么都不怕,最怕事情都赶到一块。财政整顿、金融去杠杆、环保、去产能,这些事对不对呢?都是对的,但都叠在一块,再健康的企业面对所有的压力都来的时候,无从应对。而且这几年我们政策的摆动太大,紧的时候有点过紧,松的时候有点过松,好的经济环境一定是春风化雨。


我提几点建议:第一,说一千道一万,最重要的是改革开放,尤其是要加大开放自信。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和奇迹,但是从2000年加入WTO以来,要客观承认,我们在开放的进程当中,有点吃老本了。80年代,我们设立开放的试点,沿海城市,到了加入WTO,我们都是大力度、大尺度的开放,2000年以来基本上都是零打碎敲。事实上是什么呢?我们现在要开放的领域非常多,千万不要以为中国的开放已经成功了,我认为这是一种误判。比如,制造业领域,国有比重只占10%,外资、民营企业的比重占到了80%、90%,中国的制造业全球的竞争力非常强,为什么?开放带来的。但是我们的服务业,包括金融业,都是国有为主。为什么中国的基础的要素成本过高,是跟竞争不充分有关,竞争不充分的原因就是开放不足带来的。我们要有开放自信,大家一定要留意,中国、德国、日本、韩国,是天然的受益于全球化的,受益于市场的一体化和贸易全球化的。


第二,宏观调控不要摆动太大。其实逻辑并不复杂,因为政策从制定到传导,再到有效果是有一个过程的,如果想让政策立马见效,一定是力度过强了。美联储加息,从引导预期到最后加息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对宏观政策调控政策要有一个跟企业的互动和适应期,不要摆动太大。


第三,财政政策应该积极有所作为。为什么?现在对于财政政策有几个误区:


一是把宏观调控和供给侧改革人为对立起来。改革是管长期经济增长,宏观调控管短期经济周期波动,为什么要把它对立起来,大家管的事不一样。长期的改革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宏观环境,如果未来稳定的宏观环境越来越恶劣,怎么搞改革呀。


二是上调民间的赤字率,大规模减税,不要受3%的约束。现在搞财政的人要澄清一个问题,究竟要平衡财政还是要功能财政,政府在经济好的时候,还要保自己的财政平衡,让企业怎么过,难道要等经济好的时候再减税吗,已经没有必要了。反而经济不好的时候,扩大赤字,扩大减税,这就是功能财政熨平经济周期的波动。


三是中国现在人均GDP美国的1/6都不到,我们怎么就没有投资潜力了,不仅基础设施有大规模的投资潜力,在高科技领域都是几百亿美元的大投资,可以自己投,也可以通过减税让企业去投,我们的投资潜力非常大,不是我们没有潜力,是有些同志没有思路??乓不岽赐蹲是绷?,减税也会带来投资潜力,鼓舞企业家的信心也会带来投资潜力。


第四,对于货币金融政策,我的建议非常简单??凸鄣亟?,过去金融去杠杆取得了一些阶段的成效,未来应该转向稳杠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区分这个杠杆的好坏,银行的表外,包括影子银行业务,大量的满足了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融资需求,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如果能从银行的表内拿到贷款,为什么要到表外去呢。我们不能一刀切,银行的表外,通道,包括影子银行业务,确实有炒钱的,这确实要打击。但有些是满足了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需求的,我们要进行区分。现在的政策已经开始往这个方向去转。


最后一条建议,我们过去比较强调顶层设计,顶层设计是对的,因为我们搞了40年的改革开放,大的方向,市场导向更加开放的经济体制是我们的战略,这已经非常清楚了。但是,我们过去40年改革开放改革的方法论上,还有很多传统的智慧不要丢了。我认为关键就是六个字:渐进、增量、试点。因为它符合人的认识论的,我们都不是神,我们都需要在摸索的过程当中找到什么是正确的解决方案。所以说,未来改革的方法论,可以考虑顶层设计+渐进、增量和试点。


女士们、先生们,虚心万事能成,自满十事九空。我认为这次外部事件对我们不一定是坏事,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在改革开放、在经济发展、在社会发展上还有巨大的差距,巨大的差距意味着巨大的潜力,我们深信,经过改革转型之后的中国经济前景将更加光明。谢谢!


相关阅读:


高培勇:必须警惕赤字水平 要把财政赤字占GDP比重锁定在3%以内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


谈到积极财政政策,大家都能熟悉它的基本内容。我们心目当中的积极财政政策,或者说我们寄希望于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它是怎样一个路线图?首先,大家肯定认定,积极等于扩张。第二,积极财政政策包括三个方面的实施线索:减税降费、政府扩大支出(特别是扩大期间的基建投资支出)、增列赤字。我稍微加了一点注解,我注解的是什么内容呢?我说这些理解,包括积极财政政策的称谓,都植根于高速增长阶段。我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上面所说的关于积极财政政策的全部内容,都是和经济发展的高速增长阶段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现在的问题是,随着经济发展由高速增长进入到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样一种对积极财政政策的理解,特别是我们寄希望于积极财政政策所发挥的作用,以及它实施的路线图,该不该做调整?如果该做调整,该怎样调整?这是我们在今天讨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协调问题的时候,首先对财政政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拷问。


认识到我们现在处在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阶段不是一句空话,它有着一系列的潜台词。我们不妨用比对的办法加以理解,当你提高质量发展的时候,它是相对于高速度增长而言的,意思是说,高质量发展阶段不同于高速增长阶段。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主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标识宏观经济政策的时候,意思是表达它不同于以往的需求管理。高质量发展阶段,宏观调控的实施主要靠改革,虽然不排除政策调整,但根本途径在改革。当谈到根本途径在改革的时候,实际上说的是,它不同于高速度增长阶段主要依靠政策性安排。不妨把这三条再细化一点,比如,第一,当谈到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时候,意思是说,它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已经发生极大地变化。在以往,或在高速增长阶段,经济运行当中的主要矛盾是总量问题,在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运行当中的主要矛盾是结构问题。在高速度增长阶段,矛盾的主要方面在需求侧。在高质量发展阶段,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根据上述两个判断,还可以进一步讲,高质量发展阶段所出现的矛盾和问题,根源,在重大结构性失衡所导致的经济循环不畅,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变化。

 

第二,宏观经济政策的主线。在高速增长阶段是需求管理,谈到需求管理的时候,是可以归结出几个基本点的:一是立足需求测。二是紧盯需求总量。三是对冲性逆向调节。四是短期稳定。但在高质量发展阶段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宏观经济政策的框架当中,正好倒过来,我们立足的是供给侧,紧盯的是结构调整,而非需求总量。我们所追求的是提高供给质量,优化供给结构。

  

第三,宏观调控的机制。有了宏观调控的目标,也有了宏观经济政策主线,依靠什么去实施?在高速增长阶段,它的操作手段显然是寄托于政策性的调整,或政策性的安排。但到了高质量发展阶段,大家已经看到有关的表述,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表述,根本途径是改革。要以改革的办法突破体制机制性障碍,以推进各种基础性改革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条件。

  

从这三个层面的变化当中,并且把这三个方面的变化和高质量发展阶段紧密对接,我们来看一看从今年7月份以来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宏观经济形势和宏观经济政策的时候,所做出的“六稳”的部署。这“六稳”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我想提醒各位的是,当你把这“六稳”一一浏览了一遍,仔细想来,它其中缺了一个稳,这个稳是我们以往经常提及并时常挂在嘴边的,就是“稳增长”。为什么在“六稳”当中唯独缺了稳增长,我想这起码和经济的发展进入到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阶段又不同于高速增长阶段的这种宏观经济政策的土壤直接相关。因此,由“六稳”当中唯独缺了稳增长这一稳,我们起码可以认定,在高质量发展阶段,无论是对经济形势的判断还是对经济政策的调整,它的立足点,具体讲它的理念、思想和战略,都和高速度增长方面有很多不同之处。

  

比如,当谈到对当前形势判断的时候,我们必须说,不管中美贸易摩擦带来了怎样的经济下行压力,不管国外的经济形势如何严峻、如何复杂,但有一点我们必须看到,那就是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没有变。当前经济运行当中出现的问题是经济结构变革过程中发生的,具有一定的必然性。其中有周期性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结构性和体制性的因素。要抓住主要矛盾,把握宏观大势,保持战略定力,增强战略自信,着力办好自己的事情,维护和延长我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这些话不是我说的,是中央政治局研讨经济形势的时候所发布的公告当中摘录的一段话。

 

既然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没有变,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就是要在总体上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在总体上保持稳定性和连续性,并不意味着不做局部调整,会有调整,但是总体的大致格局必须保持稳定性和连续性。这里头是有几个方面的提法的,比如谈到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时候,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的作用,货币政策要把好货币政策的总闸门,保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还有其他方面的部署。

  

根据这样的形势判断,根据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的需要,我们想重点探讨积极财政政策该如何积极?该如何发力?谈到具体的积极财政政策安排,我们就有了抓手,这个抓手让我们能够很清晰地把握在当前的形势下,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配合当中所体现的宏观经济政策的主基调。首先一件是,积极财政政策的“积极”二字,在高质量发展的阶段该做何种理解?不用多讲,在过去,我们把积极等同于扩张,这是我们根深蒂固的概念,当人们要求积极财政政策要有力度的时候,当人们提议积极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的时候,特别是当前人们主张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的时候,我们想象的都是积极财政政策要有扩张的力度,要加大扩张的力度,要更加加大扩张的力度。但是,在高质量发展阶段,或者意识到当前处于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个“积极”二字,就必须得更全面地理解,必须得富裕它更广泛的定义。认识到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的主攻方向已经转向结构性调整,我们的着重点和着力点,已经转到提升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上来,而且不能搞大水漫灌,请大家特别注意,谈论到今天的积极财政政策的时候,它被赋于了两个方面的作用:扩大内需、结构调整。因此,今天的积极不仅等于扩张,不仅等于扩大内需,而且等于结构调整。用扩大内需+结构调整来理解今天的积极财政政策的“积极”二字,我想是十分必要的。

  

问题是如何实现这样一个目标,体现这样一种作用?我们也按照那三条行动线索来逐一加以检查。首先,减税降费,这无疑是对积极财政政策在当前的最大期望值,今天上午黄孟复副主席在演讲的时候,几乎把积极财政政策的着重点都放在了减税降费上,也无疑是对的,但在高质量发展阶段怎么实施减税降费,不考虑这一点,稍不留意就会回到原来的大水漫灌的道路上。在高速度增长的条件下,减税降费所瞄准的目标是扩需求,既然是扩需求,在减税降费的同时,并不一定要削减政府支出,可以用增发国债,增列赤字的办法,来支撑起以扩需求为目的的减税降费的操作。因为增列赤字、扩大国债支持减税降费和扩需求不发生矛盾,但是放在今天的背景条件下,我们现在谈论的减税降费的目标,虽然不排除扩需求,也有扩需求的必要,但更重要的是降成本,给企业降成本,给实体经济降成本。聚焦降成本,如果减税降费的支撑点是增列赤字、增发国债,它就会和降成本的目标相冲突。其一,一手减税降费,一手增列赤字、增发国债,对资源配置的格局不会发生重大挑战。其二,以增列赤字、增发国债为支撑的减税降费会带来更大的支出,在今天谈论减税降费,一定要和支付支出的削减,同步的削减联系起来,否则也是大水漫灌。

 

扩大基建投资,过去我们曾有过非常成熟的操作经验,无非是为了搞总量刺激所采取的一种办法,通过扩大政府投资的办法来带动整个社会总需求的增长。但是,在今天,在高质量发展阶段,并且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背景下,我们要提高供给质量,增加投资无疑是要和调结构、提质量绑在一起的。一方面要增加投资,另一方面又要提高供给质量,这两者如何衔接呢?请大家注意,十九大报告当中,对投资的定位是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在最近,关于扩大政府投资的安排的时候,又做了一个这样的巧妙的对接,就是把扩大投资和补短板,补基础设施短板,补民生领域的短板,补那些我们受制于人的短板,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所以扩投资和补短板相对接,是当前我们强调的一条。


赤字的考量,在高速度增长阶段,我们对赤字的态度和今天是完全不同的,我是搞财政的,我深知,搞财政的人特别在意财政收支不平衡所带来的影响。但那时我们有这样一个理念,为了经济能够稳定,可以不计赤字的成本,为了经济能够更长远的平衡和稳定的发展,财政也可以打破收支不平衡的这样一种戒律,但这是以往的理念。在今天,在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发现它和以往不同,一个最大的不同点,就是防范风险问题是悬在我们头上的一把刀,我们在防风险问题上是必须特别小心的,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役。因此,对于赤字的水平是必须高度警惕的,起码在当下的中国,要把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锁定在3%以内,这不仅仅是因为它对于控制财政风险、金融风险很有必要,而且它也是老百姓心目当中的一本账,是直接影响社会预期的一本账。注意到三大攻坚战当中,排在第一位的是防范发生重大风险。我们不能不在赤字问题上高度戒备,有所讲究。

  

我想说这样一个结论是非常必要的,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我们必须全面调整理念、思想和战略,谨防惯性思维,因为今天我们遇到的经济形势,今天我们设计的政策安排,都和10年前有颇多的相似之处,记住一条,前车之鉴,再记住一条,惯性思维。我们要避免重蹈覆辙,要走出惯性思维,要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和围绕高质量发展所制定的、所形成的宏观经济政策的框架来做好当前的经济工作。

  

具体来讲,就是要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面对新的社会主要矛盾,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好地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这是在今天我们讨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协调问题的时候,也必须纳入视野的一条。

  

谢谢大家!




凤凰财知道(icaizhidao)中国最权威的财经评论

每天都有热点财经新闻的犀辣点评!

觉得文章不错?扫描关注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政策  力度  见效  任泽平  那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