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表面上看,很多城市绿树成荫,花卉草地到处都是,实际上地下空间已经掏空,建了车库、地下商城,雨水根本渗不下去。 2019-05-12
  • 总书记,我们有信心实现高质量发展! 2019-04-26
  • 日本鹿儿岛县樱岛火山大规模喷发 烟尘高达4700米 2019-04-25
  • 全球最新私人飞机定制之旅来了!水晶天际1号即将首飞 2019-04-20
  • 惊艳卢浮宫小牛电动发布新款电动车惊艳卢浮宫小牛电动发布新款电动车-手机行情 2019-03-23
  • 紧盯节点,打赢反“四风”持久战(前沿观察) 2019-03-23
  • 人物 | 孙晔: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出版岁月

    100000+ 2019-04-17 13:55 孙烨

    11选五开奖结果 www.fqzh.net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未名导语:

    ***期,87级数学系孙晔继续做客“未名湖是个海洋”。时光荏苒,从91年毕业分配,留到北大出版社,一晃也已经二十六年了。就像他所说:“感觉就像夫妻,处了这么多年,不管当初有没有爱,处也处出感情来了,离不开了?!彼暝孪褚惶鹾?,静静***永不停歇***流淌。然而经历过***那些事儿,那些人,却永远留在了记忆***河床里。

    我居然做了“社秘”——那些慵懒******子

    那是92年,我分到出版社***第2年,从北京第二新华印刷厂锻炼回来,承蒙***厚爱,把我安排在社长办公室。现在没这个机构了,当时***社***们在一个大屋子里办公,就是现在***版权部和外语室之一合起来,这个大屋子就叫做社长办公室,我是这里唯一***非***,呵呵,也就是“社秘”吧。说是秘书,其实并没***过起***讲话稿之类***“笔杆子”***活儿,基***上***颠颠,替***送送文件,发发传真,***不在***时候看看门儿,顶多算是个通信员+门卫。我***办公桌紧挨着门口,桌上有一个巨型***烟灰缸,没事******时候我就在那儿吞云吐雾,屋子里******们倒是都不吸烟,当时年轻,头脑也简单,没觉得有啥不妥。记得当时***总编老苏曾经劝过我戒烟,还现身说法举自己***例子,说着说着就得意***谈起他当年曾经是学报***“四大烟枪”,俨然是京师“四大名捕”一般。呵呵,当然我***烟瘾没戒得了,反而与时俱进了。


    百年校庆北大社***书展


    毕竟在首脑机关,还是长了不少见识***。记得有一次给上级部门送书,三套线装《***梅》,在我桌肚里放了一整天,愣是忍着没看,现在想起来,还是不由***佩服咱钢铁般***“***意志”,真是“拒腐蚀,永不沾”??!还有一次,德国***一家很著名***学术出版社叫菲魏克出版社,出版了我社《HP鞅论》***英文版,有200册样书从海关运进来,当时我去***跑了好几趟,办理免税。记得还给海关***人带书送礼,折腾了一个多月才把免税手续办下来,当时还是很有成就感***。其实北大社***版权贸易一直是我们***强项,卖给老外***版权并不只是汉语教材和国学读物,我们***数学丛书***有***版权卖给了***数学学会,有***被国外知名像菲魏克、斯普林格这样***大牌出版社买走,不光是北大出版人***骄傲,也是***人***骄傲!


    做“社秘”***这段***子,大部分时候还是很轻松很闲在***,闲得甚至有些无聊。终于有一天,我***“老邱”出手了,她***出现,终结了我***优哉游哉***“社秘”生涯。

    在“老邱”门下当徒弟——我***编辑生涯

    可能看我在社长办公室实在有些晃荡,当时***数理编辑室主任“老邱”终于出手了。邱老师是北大出版社***第一个理科编辑,与文科***胡双宝老师一起并列为出版社编辑***“开山鼻祖”。她是北大数力系50年代***学生,是我***“师叔”辈儿***。也许是看在同门之谊***份上,邱老师把我收在了她***门下。于是在做了短短6个月***“社秘”之后,我来到了数理编辑室,成了“老邱”***徒弟。


    1994年数理编辑室集体春游


    大概在出版社呆过***人,很少有不知道“老邱”***。以严谨、严厉、工作拼命而著称***邱老师,绝对是一个极具传奇***彩***人物,关于她***故事,一直在“民间”广为流传。比如,创业之初,压根都不知道出版为何物,就天天跑科学出版社,跑印刷厂***各个车间,硬是做出了北大出版社***第一***理科书?;褂?,她和一些印刷厂***老师傅是很好***朋友,但这种关系也是“打”出来***,为了把书排***好,她天天泡在车间里?!袄锨瘛?**追求永远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那年编《初中数学万题选》这套书(我和刘勇老师做责编),着实让我领教了老邱***厉害。为了确保编校质量,以免误人子弟,我们几乎把每道题都演算一遍?;褂幸桓隼?,那时不像现在,可以用电脑画图,所有***图全部都是先小心***用铅笔画在白纸上,再蒙上一层硫酸纸,用钢笔在硫酸纸上描下来,拿这个硫酸纸***图去照相制版,才能印在书上,因此画图描图也就成了一项编辑***基******。万题选***几何分册几乎页页有图,一***书差不多有上千张图。这么多图画***我头晕眼花,手酸腰疼,好不容易算是搞定了。没想到邱老师复审***时候,巨严格,指出了不少***问题,其中有个图是一道三角计算题***示意图,说某角是40度,没想到她居然用量角器去量了,说我画***图是39度,差了一度,重画!当时给我也气蒙了,这老太太,也忒吹毛求疵了,我也急了,跑到街上买了人教社***中学课***,说明我已经比中学课***里***图精确多了,还挑骨头???呵呵,没用,老太太铁面无私:人教社***课***我管不着,北大社***数学书不能误人子弟!胳膊拧不过***,我只好悻悻***拿回去改。老邱***严格和挑剔在社里是出了名***,也正因为这样,数理室***编校质量在全社也是首屈一指***,呵呵,这种风格刘勇老师也继承下来了,一直延续到了后来***理科编辑部,连校对科***人都说,理科部***稿子最规范了。我***来不是个很细心***人,但毕竟受了邱老师***训练,多多少少有些改观,想起来还是很感激她***。


    其实老太太是个很热心肠***人,对我也很照顾。她做******肘子好吃极了,入口即化,为了让我吃到,头天晚上就要泡上,很费***夫***,我读硕士***导师也是她给推荐***,想起那些***子,虽然久远,但还是很***。老太太一直期望我成为一个优秀***编辑,把数理室发扬光大,可惜我这个***不成器。一直到现在,有时见了我也会摇头叹气。

    浪迹***——发行***“游侠”时光

    95年一不小心趟了发行这锅“浑水”,一***就是5年。5年***“游侠”时光,走遍了祖国***大江南北,吃遍了三山五岳,我也从一个懵懵懂懂***“新兵***”成长为一个发行界***“老***”了。


    那时候发行部在校内32楼前面***几间***房里,书库在技物楼和北材料厂***大院里,储运没几个人,碰上集中发货***时候忙不过来,一吆喝大家就跑出来帮着打包,业务员要练***第一手活儿就是能熟练***打出井字形***铁路包来,呵呵,我有大学军训时打背包***底子,这个倒也难不住我。后来搬到了南门口***地下室里,真正***转入“地下”了,但事业发展了,手工开单改电脑了,企编员工挑大梁了,发行队伍从最初***七、八条枪扩充到二十来人***小有规模。


    四海为家是发行人永远***生活状态,“以酒为媒,以书会友”是每个发行人心中***快乐与收获。记得有一年带着西南片***经理去成都,中午***外文***老总和绰号“帮主”***业务科长设宴款待,从中午12点喝到下午两点多***时候,我借着残存***一点清醒打发走了同伴,以免全军覆没,自己留下来继续鏖战。直到晚上10点多渴醒了,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宾馆***床上,如何从酒桌上回到住地,竟浑然不知。从此在***外文获得了“喝酒随意”***特权,回款业务也极为方便。90年代***二渠道极为活跃却又鱼龙混杂,业务员最头疼***是收款,最要命***是连和尚带庙都找不着了,每个老发行都有一***血泪斑斑***收帐史。有一次我去重庆收一笔遗留***旧账,人和店早已不知所踪,大概一万多块钱吧,我不甘心,就托了当地***很多朋友打听这个老板***下落,终于打听到他已经改行不做书了,而是在二龙路附近开着一家地下酒吧,但白天不营业,晚上10点以后才开门。朋友劝我算了,毕竟他已经不做这行了,传言还有黑道***背景(呵呵,现在***终于打黑了)。我不***,坚持去一趟。山城***交通非常拥堵,即便是晚上出租车还是走不动,我就搭了一辆摩***在车缝里钻来钻去,终于在一间昏暗***半地下酒吧里邂逅了这位“老大”。在昏暗***灯光和嘈杂***音乐声中,从十一点耗到了夜里三点多,晓之以情,动之以酒,软硬兼施,终于蒙到了三千多元******,离开酒吧***时候,我心里明白,剩下***钱一分都要不回来了?;褂幸淮稳ノ靼彩照?,店老板温文尔雅,很知******一个女子,原来是西安外院***英语教师,不甘寂寞下海承包了一家主渠道***书店,***税务地面上***事情全都搞不定,只好要关门倒闭了。她带着我回家取钱,看着很局促***小小蜗居还堆放着一摞摞***旧书,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是咬着牙把钱接过去***。中午她坚持要请我吃饭,我实在拗不过只好悄悄把帐结了。几年“游侠”般***发行生涯,留下了太多***故事和回忆,至今难以忘怀。


    2004年和同事参加法兰克福书展


    十八年了,我把一生最美好***时光留在了这里,留在了北大出版社。那些精彩,那些无奈,那些如歌***岁月,已经定格在我记忆***深处。永远***青春,永远***北大出版社。


    风雨三十年》原书封面


    ***文摘自《风雨三十年——北京大学出版社社庆征文选》

    (2009年12月北大版)

    人物介绍


    孙晔,北京大学87级数学系,现就职于北大出版社。


    未名湖是个海洋·投稿


    “未名湖是个海洋”是北大校友圈非***自媒体平台,以服务北大校友为宗旨,是一个以共同***情感记忆为纽带,以非正式***人物志为主题,使大家能够相互认识、相互了解,加深彼此间联系与交流***平台。


    我们建设此平台***初衷是为了能把毕业后散落在五湖四海***北大人重新聚在一起,共同分享彼此间感动***人与事,同时也希望借此展现北大人***风采,弘扬北大精神,更加便于年轻一代了解真实***北大和北大人。同时也欢迎广大在校生来分享自己***故事。


    未名湖是个海洋,诗人都藏在水底,灵魂们都是一条鱼,也会从水面跃起。当年我们***梦想在未名湖畔,博雅塔下,今天希望我们能重聚在“未名湖是个海洋”,带着共同***回忆,携手并肩,走向未来。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岁月  人物  我们一起  孙晔  
  • 现在,表面上看,很多城市绿树成荫,花卉草地到处都是,实际上地下空间已经掏空,建了车库、地下商城,雨水根本渗不下去。 2019-05-12
  • 总书记,我们有信心实现高质量发展! 2019-04-26
  • 日本鹿儿岛县樱岛火山大规模喷发 烟尘高达4700米 2019-04-25
  • 全球最新私人飞机定制之旅来了!水晶天际1号即将首飞 2019-04-20
  • 惊艳卢浮宫小牛电动发布新款电动车惊艳卢浮宫小牛电动发布新款电动车-手机行情 2019-03-23
  • 紧盯节点,打赢反“四风”持久战(前沿观察) 2019-03-23